Search
  • 小蕾

微留学归来,女儿变得更自信,更淑女,更关心时事政治,对人生有了更大的视角。

Updated: Aug 23

孩子像火箭,父母像火箭助推器,她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目标。我们的作用是推动和促进,使其加速,我们进行快速脱离。脱离是为了她自己更好的前进!


俗话说:“在家千日好,出门事事难。”


这次女儿去新西兰微留学3周,我和孩子都有了深刻的体验。


她遇到很多事先并未预料到的问题,她需要面对成长,而我作为妈妈,也需要面对成长。


01


雨晴到达新西兰之后,我们和她隔一两天电话沟通一次,她也遵守她的承诺,每天写一篇日记,记录她的喜怒哀乐。


日记里面既有丰富的、好玩、有趣的事情,也有她遇到的困难和烦恼。


她遇到的困难,有来自学习的。


她要适应当地人特殊的英语发音,听不懂他们的英语发音怎么办?课上不断冒出的生僻的单词怎么办?上课在不同的教室,不知道怎么办?上课形式和国内不一样,面对大量的讨论该怎么办?和大家不熟悉怎么办?


困难也有来自生活的。

她要适应新西兰的饮食类型,饮食习惯、作息习惯。吃不饱,吃不好怎么办?睡不习惯怎么办?放学自行回家要几公里,和同学跑回去还是走回去?丢钱了怎么办?大年三十晚上她把腿摔伤了,怎么照顾好自己?她想家了怎么办?


这些问题,有我们之前预料的,有很多是完全没有想到的,突然发生的。面对突发事件,有些我们给她提点建议,有些就由她自己处理,有些解决不了,就允许她去适应它。


02

前两周,她在小小的挫折和磕碰中,学习、生活基本上适应了,完全可以跟上课程的节奏。


她在课堂、在生活中可以流利地英语沟通,同学们称赞她的英语发言很标准、很地道。


她在数学、科技课上还不断得到老师的表扬,这让她的信心大增,我也很为她骄傲。


第三周,她开始向我们吐露更多的社交问题了,比如:


中午很长的空闲时间,中国学生、当地学生各自扎堆聊天,她想和当地同学交流,这需要她主动,她不知道主动开启什么话题?别人聊的话题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?遇到尬聊怎么办?


对她来说,最难的课是社会研究类课程,这是长期项目类的课程,没有给她专门的学习帐号,所以有些内容她接触不到。课上,有同学就点名说她听不懂。老师也认为她不行,没有邀请她参与讨论。她该怎么办?


随着她不断表露紧张的情绪,我的担心开始增加。


因为我觉得社交问题对她很重要,这也是她很想去新西兰的理由,但是偏偏我要开始5天的培训,白天不能和她通话,我心中涌出很多担心。


我先是担心这次经历会对她造成负面影响。


她是否因为中午没人理她,而感觉很孤独呢?她是否因为同伴、老师的误解,就自我放弃了,在课堂上不再争取和表达呢?她会不会因为这次的经历,表示以后再也不愿意出国学习呢?

我理所当然地评判,这些问题都是小问题啊,我觉得她是完全有能力应对,这样的事情解决起来应该很容易、很快就解决的。


我培训结束后回到家,发现老公居然这期间都没有给女儿打电话。我问他为什么不关心孩子?

他很平静地说,要给到女儿独立解决问题的时间。我意识到了我们的不同,同样是关心,但是他表达更多的是信任,相信她需要时间、需要尝试、需要自己找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
03

我不禁问自己,是什么触发了我这么多的担心呢?


我发现,作为母亲,我能够很敏锐地体会女儿的感受,一方面我希望她立刻消除不舒服感受,更重要的一方面,其实是我想立刻消除,我的不舒服感受。


为什么我会有不舒服的感受?


我想到了小时候幼儿园的经历,体验过分离焦虑,体验过妈妈不在身边的无助感、孤独感。这些感受触发了我的恐惧,导致我对她的恐惧和不信任,不相信她能够独立去面对和解决。

还有,我为什么这么着急要解决问题呢?


因为这个符合我给自己设定的好妈妈的标准啊!我认为在孩子有问题时,我必须立刻出现,帮助孩子解决问题,那才是好妈妈,百分百的好妈妈。所以,我不能给她支招时,我会坐立不安。所以,我是要满足自己做一个好妈妈的需要呢,还是给到雨晴成长中的需要呢?


这几天的冷静和理智告诉我,我的建议未必适合情境、适合女儿。她比我更了解现状,真正需要面对和解决的人是她自己。


还有,我是不是对她有过高的期待?


当我诚实地面对自己,我发现我的内心里对她出国学习是有很高期待的。我期待她在陌生环境里里迅速熟悉并主动改变自己。我期待她在短短三周内,有非常大的转变和突破。我期待之前付出的时间,付出的金钱都是值得的,都是有回报的。我是着急地,期待着想迅速看到显著的结果的。其实我有对她过高的期望值的。


其实,在我的期待下面,是我渴望向女儿表达爱,表达关心,表达认可。而女儿渴望有自由的空间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。其次,她渴望有充满爱和温暖的家庭,一直在背后支持她、理解她。


如果为了表达我的爱、关心、认可,给到女儿需要的自由、爱、理解。我还能做些什么呢?

于是第三周的后面几天里,我干脆不打电话减少对她的干扰,我只是回复她的日记。我不把注意力放在她没有做的事情上,而是把注意力放在她已经做到的,她取得的点点滴滴的进步上:

她开始在日记中思考:


我来新西兰不就是要锻炼自己的能力吗?

她开始告诉我们,她在中午主动向前一步,和同学交流,启动了共同感兴趣的话题。

她开始说,为了第二天的社会研究课,她主动花了整个晚上去研究新西兰的政党。

她开始说,今天虽然没有在课上主动提问,但是她主动回答了几个问题。


这些小小的进步让我颇感欣慰。


04


她回家后,我也看到她细微的改变,她变得更自信了,更淑女了,更细腻了,更关心时事政治了,对人生她有了更大的视角。


她说她思考了一个问题:


为什么一个人能成功,而你不能?因为你的眼前是小镇,胸中是城市,目光在现在。而他们眼前是城市,胸中是世界,目光在未来。往往决定成功的不是才能,是眼界。


听到此话,我觉得这趟走出国门,收获足矣。


当我看到了自己的迷茫,困惑,担心、错误时,我也理解了女儿也在经历同样的过程,她也有迷茫,困惑,错误,流泪。


但是我知道,所有这些都是她在寻找和确认的过程,因为她想确认:

什么是她真正想要的?

什么对她有价值,有意义的?

什么是值得她做出承诺并坚守去做的?

我充分理解了她,也就对她释然和放手了。


05

对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说,她不知道,不行动,不情愿的时候,不是因为她没有思考,没有梦想和目标,是因为她没有真正地心动,没有真正地确认,她在犹豫和彷徨。


那金子一般珍贵的东西就埋在心里,被掩盖着,我们看不到,就把自认为的好的目标加到她身上,这对于我们是容易做到的,但结果是:她不努力、不愿意、不行动!于是我们继续督促她、埋怨她为什么不努力,这对我们也是容易的,但最终结果还是无效的。

对于父母最难的,最需要我们做的是:

是从未知开始,和她一起寻找,一起确认,找到她内在真正的需要、渴望是什么!父母和孩子形成一个共同探索、发展的系统。

在这个系统里。我们需要承担不同的角色,但主体就是孩子本身。


做个比喻,孩子像火箭,父母像火箭助推器,她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目标。我们的作用是推动和促进,使其加速,我们进行快速脱离。脱离是为了她自己更好的前进!


我们很容易对孩子提出期待,如果期待达不到,我们就不断重复,加大力度,孩子更做不到,我们就陷入死循环。


其实处理期待、要求的方式有很多,我们要做出恰当的选择,而不是僵化。比如:

  • 放下无法满足的期待。

  • 降低期待到能够实现的范围。

  • 找出能满足期待的其他方法。

  • 继续保留期待。

  • 回到孩子渴望的层面去满足他的渴望。

  • 陪伴她为实现期待而共同努力。


看到这么多的选择方式,作为父母的我们,心中是否更轻松一些,解决问题不是只有唯一的、一种标准答案。


作为父母和孩子,各自有要实现的价值和实现方式,不是要把父母的价值放在她的身上实现,因为她身上有她要实现的价值。


同样对我来说,我不仅仅是妈妈,我是一个完整的人,我有自己人生要完成的事情,我享受地走在自我实现的路上,寻找属于我的幸福快乐,同样孩子在尽力寻找属于她的幸福快乐,我们各自前行,却彼此相望!

1 view0 comments